沐风他们终于明白,心服口服。

    虽然外敌全部离开了,但星月大陆百废待兴,大家自然是各归各位,各自回本国忙碌去了。

    而顾惜玖则和帝拂衣回到了圣尊故居——碧梧宫。

    一同回来的还有沐风四使以及大蚌陆吾。

    至于昆雪宜他们,则被帝拂衣派出去做秘密任务去了。

    顾惜玖原本想把帝昊一起带回来的,但这孩子却对云烟离起了兴趣,死活要跟他一起走。

    帝拂衣知道儿子这么做必然有深意,所以他答应的很痛快。云烟离无法拒绝,只能让他跟着,甩都甩不掉。

    ……

    碧梧宫一切依旧,甚至当年帝拂衣居住过的痕迹也不知何时恢复了。

    他当年画的屏风,亲手雕刻的木雕……也都一一重现。

    仿佛是在不知名的暗处有一双手在操控着这里的一切。

    顾惜玖摩挲着一扇屏风,上面是帝拂衣亲手绘的山水图,也是她最喜欢的一副画。

    现在看到这副画重新显现,她忍不住看了再看,轻轻叹息一声:“拂衣,当年你羽化,连这些画也都不见了呢,而我才从那火之禁地跑出来时,还是有你的记忆的,偏偏其他人都把你忘了,我就拼命想要找出你的东西证明你存在过,结果什么也找不到……”说到这里,仿佛回想起当年的无助,声音微微黯然。

    帝拂衣自然是明白她当年的痛苦的,心中一绞,握了握她的手:“都过去了,我回来了,再不会离开你。”

    他带着她去花园排遣,不知不觉就走到一座假山前,顾惜玖忽然顿住了脚步,望着那假山处,脸色微微发白。

    “怎么了?”帝拂衣不解。

    “你……你当年就是在那里羽化的,沐风他们在那个方向哭的像泪人似的。”顾惜玖喃喃。

    帝拂衣:“……”他自然记得这个地方,顾惜玖也没有说错,只是她怎么看到的?那时候她不是应该在禁地么?

    “我在禁地做了一个梦,梦到你羽化了,我怕极了,跑路都跑不利索,心里拼命告诉自己那是假的,是梦,你会在外面好好等我回来,等着我的药续命……”顾惜玖想笑,但声音微微哽咽。

    帝拂衣抬手臂将她搂于怀中,在她唇上一吻:“别想这些了,来,忘掉它!”

    “怎么能不想呢?”顾惜玖微抿了唇:“其实这次我回到星月大陆后,一直没敢回这里,怕这里关于你的痕迹依旧没有,怕我在修罗界的一切都是一场大梦,怕你的复生是假的……”

    她抱着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怀中:“我其实真的很怕……”

    她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向干脆爽利的女子也有如此患得患失的时候。

    帝拂衣又是心酸又是感动,捏了捏她的俏鼻:“现在感受到我的真实没有?”

    顾惜玖贪婪地呼吸着独属于他的味道,她也知道自己确实有些患得患失过头了。

    但是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控制不住。

    重逢的这些日子以来,她几乎是粘在他身边的,一时看不到就会心慌,晚上也非要捏着他的衣襟才能入睡,而睡着了也会惊醒好几次,必须看到他好端端在身边才会再安然睡去。

    有次她一觉醒来没看到他,就慌忙跑出去找了,幸好帝拂衣回来的挺及时,要不然她说不定会把那地翻个底朝天……

    多愁善感,患得患失,这八个字精准描绘出她的状态。

    顾惜玖觉得,这不太像自己的性格,但她一时改变不了。

    她听说孕妇一般容易情绪不稳定,常常缺乏安全感,她觉得自己这样应该是因为怀孕的原因,等宝宝出生应该就好了。

    帝拂衣虽然博学多能,但他也不了解孕妇的情绪的,顾惜玖这么和他解释了,他也就信了。

    所以他无论多忙都会将她带到身边,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尽量不去引起她不好回忆的地方,免得她难过。

    他以为碧梧宫灵气充足,能让她情绪会稳定些,却没想到来到这里更容易让她触景伤情……

    这花园不能再逛了,帝拂衣干脆带她回了卧室,强迫她躺下:“乖,睡一觉,你太累了。”

    “你陪我。”她扯着他衣袖。

    “好,我陪你。”他在她身侧躺下,揽住她:“睡吧。”

    “你不会离开?”

    “当然。你醒来时,我保证我还在。”

    顾惜玖这才闭上眼睛睡了。

    帝拂衣瞧着她的睡颜,她睡的不算太安稳,片刻后,她鼻尖甚至冒出了汗珠。她的手又四处摸索起来,帝拂衣熟门熟路地握住她的手,她这才熟睡过去。

    她这种状态已经快一个月了,真的是正常的?

    虽然他不反感她如此依赖他,甚至很喜欢,但是他总感觉她这性子变化有些大。

    帝拂衣又为她诊了一下脉,她的脉搏很正常,并没有什么不妥。

    他垂眸思索片刻,给她盖好被子就走了出来,吩咐守候在外面的沐风:“给本座找几位有经验的稳婆来。”

    ……

    这章一千六撒。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