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反派都想打死我 > 158. 给我一个C位(为我超假的万赏加更)
    飞龙大桥的救援行动正在展开。桥两边围观的人群全被清退,大批特警、武警到场,将现场封锁。

    虔州灵异专案组的几个组长到场,等待救援工作结束。

    曾柔拎着祁彭勃的耳朵站到一边,低声训斥,“怎么什么事情都能被你给撞见?你是霉运之子么?老娘要被你给气死。”

    “我....我只是想回个家啊。”祁彭勃缩着脖子,在曾柔面前像只乖巧的哈士奇,一脸委屈。

    “现在你回不了了,乖乖等着吧。”

    曾柔没好气的瞪了眼祁彭勃,转身走向其他几位组长那里。他们是灵专的顶级战力,江面上萦绕的血腥味自然一眼就能看出。

    “有人在此活祭生魂,下方应该有个魔宗师门的秘境。”陈昊苍脸色冷峻,楞谁都能看出他此时的愤怒。

    陈昊苍此人嫉恶如仇,长着一张和老张一样的国字脸,脾气火爆程度和曾柔有的一拼。

    “魔宗的人应该进去了,我们差不多也下去吧。”章晓凡把两肩披散的长发扎起,跃跃欲试的说道。

    曾柔和杜南对视一眼,开口道:“下面的魔宗气息很微弱,看来是个下三流的师门,估计是得到该师门传承的人依靠着师门记忆谋划的事情。我看正好可以让组里的小子去历练一番,温室里的花朵怎么看都没野花娇艳。”

    杜南摸了摸略微隆起的肚腩,附和道:“看样子时候不足为虑,但也不能大意,哪怕是下三流的门派,一派之主也不是易于相处的角色,留下的秘境必定凶险重重,让组员下去历练可以,得需两位组长带队保证他们的安全。”

    “嗯,我去。”陈昊苍应了下来。

    “算我一个。”好战分子章晓凡也要走一个名额。

    四人商定过后,均是同意。

    接下来,就是挑选出组员下秘境。

    曾柔这边只剩祁彭勃一个组员,没有挑选的余地,直接就预定了。而且,她还蛮看重祁彭勃的师门,青城派门下绝技颇多,这小子却太不争气,只有一个天罗步练到小成,内功玄门罡气只是练到第二层,余下诸如摧心掌、松风剑法之流却是没有半分长进。此次历练有陈昊苍、章晓凡两位严厉的组长带队,也好让他吃些苦头。

    远处,正围绕在丁萌面前献殷勤的祁彭勃全然不知已被自家组长卖了,笑嘻嘻的像只石乐志的哈士奇。

    丁萌好不容易第一个进场,能够得到第一手的资料,可祁彭勃.......这大猪蹄子....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能够进来全得仰仗他。

    下方,

    搜救人员的工作已经完成,从桥上掉落的人无一生还。接着,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开始在桥中央两侧截流。把河水截住后,河底的泥沙显露。他们又开始拖车,清理石块,搬运尸体。

    一具具尸体搬到桥头的空地上,一排一排的放好,足有数百人。每具尸体均是面无血色,像是全身的精气都被抽空,有的甚至根本不完整,有脑袋被砸碎的,有手脚被砸断的,有肚子被砸穿肠子都流出来的........死相极为凄惨。

    不论是灵专组还是特警、武警同志,现场的人脸色都很不好看。

    丁萌的心情也非常沉重,但没有拿出手机来拍照。除了对死者表示尊重的原因外,相关负责人也不会同意她这样的举动的。她拿出笔记本,迅速的写了个大纲,等着回去后再润色补充。

    与此同时,桥下的河底彻底展现在所有人面前。一眼望去,除了黄色的泥沙外,还有些七零八碎的杂物。中间有块地方被掏下一层,显露出一块石门。

    曾柔等组长下到石门前,一眼看出石门有松动的痕迹,的确是有人先行入了这处遗址。

    “把人都叫过来吧,另外,让外面的同志不要拦觉醒的武者,又不是墓穴文物,他们要进来碰机缘就放他们进来。国民武者的整体实习需要提升。”陈昊苍沉稳持重,并没有想要把此地据为官方所有的意思,反倒是心系虔州本土武者。

    其他几位点点头,心下敬佩不已。

    曾柔上了桥头,朝远处的祁彭勃招了招手,后者乖巧的跑了过去。

    “下去好好改造。”

    “我下去?”祁彭勃一听急了,“您不陪着我?”

    “有陈昊苍和章晓凡两位组长带队。”

    “他们一个刻板一个好战,您不是把我往火坑推么。”

    “去,或者我陪你练练。”曾柔朝手心哈了口气。

    “哈哈,我最欢去历练了,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我。”祁彭勃麻溜的点头,随后看向远处,高喊道:“老凌,你总算是到了。”

    曾柔看着祁彭勃屁颠颠的跑向封锁线,摇头低骂了声,跟了上去、

    凌白叼着烟,手里拎着把锤子,眼中杀气腾腾。

    “被人抛弃了?”看他那眼神,祁彭勃打了个寒颤,感觉下身凉飕飕的。

    “给我一个C位,我要打人。”凌白刚被不守规矩的毒打师兄你暴打了顿,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气没处使,在接到祁彭勃电话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祁彭勃嘿嘿笑了声。

    曾柔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没好气的骂道:“没出息的东西。”

    “有时候跟对了人本身就是一种出息。”

    .......

    祁彭勃这话既夸了凌白也把曾柔带上了。后者脸色缓和不少,目光灼灼的看向面前一袭灰色僧衣的凌白,沉声道:“几天不见,你的修为竟已提升到这种程度。”

    “勤能补拙罢了,因为我知道虔州凌晨四点的样子。”

    “多跟着人家学学,瞧你那懒散样,不是泡吧就是蹦迪,下去后修为没提升就不要上来了。”曾柔又给了祁彭勃一脑壳,转而看向封锁线外的十多个男女,淡淡道:“你们想进就进去吧,人身安全我们不负责。”

    说完,她带着祁彭勃、凌白向桥下走。

    石门前,组员全部集合完毕,站成两排,足有十二个人,神色肃穆。

    “跟我走吧。”章晓凡拍出一道掌力,石门轰然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