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唐末战图 > 第五十章 水军出击(六)
    “启禀主公,这是十三司发来的加急战报,水军营全军将士于广明元年九月十九在滠水河口击败南下的蕲州水师,一战俘获战船十一艘,水军人马七百余人,蕲州水师郎将李家添被生擒。所部正在赶回望江途中。”一大早薛洋就被陈潇潇拉着去商议成衣作坊扩建事宜。当初原本只是给那三十多名女子找到一个谋生之路的应急办法,没想到如今已经真的已经成了气候。现如今陈潇潇手下的这个成衣作坊已经从三十多人扩展到一百三十多人,采购了数十台织布纺纱的机械,彻底从成衣制作发展出纺纱、织布、制衣和售卖为一体的完整的产业链。规模越来越大之后几乎将太湖县城内部的所有的女子都带动起来。由于是陈潇潇主导的产业,所以在招工的时候尽可能的招收女工,这等于极大的减轻了百姓的生活压力。要知道虽然唐末男女之防和后世相比要轻得多,但是毕竟已经没有了盛唐时期的开放之风,中晚唐的保守已经越发的束缚住这个时代女子的生存之路,加上连年战乱百姓生活困苦,女子的附庸地位变得更加明显。但是陈潇潇的这个女子成衣作坊却在岳西率先开启了女子出工的先例。而且依靠着陈家的地位和她和薛洋的关系,这位陈家大娘子私下里已经被岳西各界戏称为舒州军主母。她所亲自抛头露面带动的产业得到了所有百姓的拥护,再加上在家中女子进入成衣作坊工作之后带来的收益也切切实实为众多的家庭带来了额外的收益。所以不仅仅这些太湖县的这些女子开始踊跃参加,而且还带动了其他的产业逐渐改变对女子出工的歧视和担忧。至少在如今的太湖县城内,包括陈家在内的店铺和作坊女子当家和女子出工出力的情况大家伙已经见怪不怪了。

    成衣作坊的扩建是因为陈家第一批棉花以及黄猫山一带今年的试种棉花全部被后勤部统一收购然后送过来防线纺纱变成第一代棉布之后,不仅仅军队那边大规模换装下了多大数万件的冬夏军服订单,还需要推向市场,让百姓能够更加认可这种新式的面料。所以在原本的基础上陈潇潇打算再次扩建两处作坊,将纺线纺纱、织布和成衣制作三者独立开来。薛洋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陈潇潇,这段时间忙的没顾得上她,没想到这丫头天生就是经商的料,这么早就能够想到集约化生产的概念了。所以点点头道:“宿松多山地,今年宿松县衙已经在县内大规模推广山地种植棉花。我看不妨在那边设置一个专门的收购处,到时候配合宿松县衙将百姓们种植的棉花全部收过来。一方面增强百姓种植的信心一方面也是给你们找一个稳固的原料产地,避免你们作坊为了原料东奔西跑。”他原本还想趁此机会给陈潇潇灌输一点后世的理念,但是袁袭的这份情报却让他暂时将这些民生事务放下,和她匆匆交代了几句之后返回岳西兵马使府处理军务。

    “哼,每次都说不了几句都被打断离开。”薛洋匆匆而去,陈潇潇倒是没觉得什么,但是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张沐雪却冷哼一声之后道:“潇潇,他有些冷落你了,你不该放纵他的。”

    “姐姐你这就不懂了,他要处理的是军国大事,岂能被这些小事耽误?我本来也只是拉着他来给我出出主意的。现在主意不是已经出了吗?我都没生气,姐姐你生什么气?难不成你也对他动心了?”陈潇潇笑嘻嘻的拉着张沐雪一边走一边笑道:“姐姐如果对他动心我可不介意哦,他是要做大事的人,是不会被儿女情长所牵绊住的,我也不会用这个来绊住他的脚步,我还想和他一起去扫平天下呢。”

    “哟,小小年纪志向倒是不小,但是女子如何扫平天下?难不成向那些大男人一般扛枪上战场?”张沐雪被陈潇潇说的面红不已,但是随即就反唇相讥道:“只怕我们的主母大娘子上了战场不但没能鼓舞士气反倒是会吸引更多的敌人扑上来要把你给抢过去呢。”

    “姐姐你就打趣我吧,回头我就跟薛洋说去,就说姐姐你喜欢他。”陈潇潇不甘示弱,跟着回击,两女瞬间闹成一团。

    不过此时已经回到军政司大厅的薛洋根本就不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他在细细看完十三司的战报之后却苦笑道:“军师,只怕我们不能将李家添直接斩杀。”

    “主公所言甚是,袭和陆翊已经商议过,李家添毕竟是朝廷任命的蕲州水师郎将。就算是因为偷袭望江被我军擒获,也不能直接像对待其他敌人那样就地斩杀以儆效尤,否则容易落人话柄。再者说,十三司传回来的情报,蕲州那边面临的状况其实和我舒州相差不大,蕲州水师是平衡蕲州军和刺史府之间最大的一股力量。如果李家添遭遇不测,只怕会彻底引发蕲州局势的改变。我军目前又没有力量拿下蕲州,那还不如将李家添放回去,至少能够起到稳住蕲州岌岌可危的局势的作用。”袁袭在薛洋开口之后跟着点头道:“以袭之见,莫不如主公赶赴望江一趟,和李家添亲自谈谈,毕竟虽然此战他是一败涂地,但是我军却并没有伤及他自身的性命,留着他或许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哦,果如此,只怕军师已有谋划吧?”薛洋饶有兴趣的一笑问道:“军师打算派何人先行出手?就算是我要去,那也只是和李家添表个态,此等事情最好还是暗地里进行为好,上不的台面。”

    “就让陈烨自行处置吧,他本就擅长把握人心,心思机变,这等事宜他出马不会吃亏的。再者说李家添一个败军之将难道不打算付出点代价就以为我军能够放他?朝廷如今面对黄巢乱军已经是吃力万分怎么可能去管他一个小小的郎将生死?只要我军放出风去,李家添已经被擒获,旦夕之间不但李家会被彻底夷为平地,他的水师郎将的位置也会不保。这些事情李家添做了这么多年的水师郎将一定会想清楚的。”袁袭胸有成竹所以说出来的话是有条不紊。

    “既然如此军师安排完这些之后就随我走一趟望江吧,让陆翊守家。”薛洋笑道:“马上就要入冬了,也是该找点横财来弥补一下,不然的话只怕严先生都该把军政司的门给踏平了。”

    两人给严明和陆翊交代几句之后就匆匆上马朝望江而去。临走之前薛洋也把这段时间画好的后世的一些机械图纸交给了陈潇潇,让他去找陈家工匠秘密仿制。只不过他本身对于这一块就不熟悉,所以能够想起来这寥寥几种织布机和纺纱机还是得益于后世的好奇心,此时只能按照记忆照葫芦画影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问题。

    不过在薛洋和袁袭两人来到望江县城的时候雷凌却已经提前一步回来了。大军驻扎在望江码头,二十多艘战船一字排开停靠岸边,大队的战俘不断被押送上岸之后顿时引爆了望江县城百姓的气氛。汪德邵趁此机会甚至组织了部分百姓前往水寨门口欢迎水军将士胜利凯旋,盛大的场面让这些鏖战近两个多月的将士们不知所措的同时心头又涌起了一股暖意,各个都把身子挺得笔直,生怕在百姓面前弱了舒州军的名声。这一幕也让那些战俘尤其是李家添目瞪口呆,自安史之乱以来百余年间还从来没有一支军队能够得到百姓如此爱戴,听闻得胜归来前来慰问。那些提着各式各样食物的老百姓可是真真切切的,那脸上洋溢的笑容和兴奋是装不出来的。这对于往日里出来基本上百姓畏之如虎的他一时之间接受不了。

    而此次的主将雷凌也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震撼到了,虽然水军营在望江县驻扎时间较长,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得到这么多百姓的拥护。在这些欢乐的人群面前往日里指挥手下船队往来无忌的他面色潮红,走在岸上没有了大将军的威风,有的更多的还是局促和紧张。

    “恭喜将军得胜归来。望江百姓都已知晓,将军率领水军儿郎击败贼寇,保境安民,我等感激不尽。今日这些百姓前来为将军和水军将士庆祝凯旋,希望将军不要责怪他们。”汪德邵见到雷凌面色不对还以为他不高兴,急忙走过来解释道。

    “知县大人客气,雷某第一次见到百姓这么欢喜我等这些兵郎,不习惯而已。”雷凌急忙摆手道:“忽然之间觉得我等做的还不够好,对不起百姓的殷切期望。”

    “不习惯那就以后想办法习惯,做得不够好那就想办法做得更好。总之,我舒州军是百姓的子弟兵,兵民乃胜利之本,二者缺其一不能独存。”雷凌神色紧张的跟汪德邵解释,没想到旁边忽然传来了薛洋的声音,顿时目瞪口呆。薛洋和袁袭到的时候正巧赶上了这一波,也没惊动其他人,只是跟在百姓堆里,此时听到雷凌的话二人相视一笑,当即出言。

    “舒州军水军营营正雷凌,携全营将士得胜归来,特向主公缴令。”雷凌见到薛洋和袁袭两人走上前来,顿时面色一正,快步上前,行军礼大声叩拜。他这句话一说出口,顿时所有的水军将士全体下拜,全部向薛洋行礼。旁边的百姓见到这一幕之后才恍然明白,原来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就是他们心心念念的小郎君,顿时间几乎所有的百姓都跟着下拜,朝着薛洋宗声高呼,“小郎君”的呼声直冲云霄,让整个望江码头都跟着异常热闹起来。而旁边跟着行礼的汪德邵算是看得最清楚的一个人了,这位原本的望江县知县在见到所有人看到薛洋身影那激动的神情就知道,这位岳西小郎君这一刻在岳西的地位将无人可撼动,这整个岳西民心系于一人之身。如果还有人妄想推翻他岂不是和整个岳西所有的百姓为敌?和别人不同,汪德邵年过不惑,对于百姓有着一种莫名的关注,这使得他在这一方面将百姓民心看得更重,自然也看得更清楚。

    而在人群中跟着单膝下跪行军礼的何胜等新近归附的将领看着人潮之中那傲然独立举手投足之间洒脱自信的身影更是激动异常,类似于何兵和李阳这样的眼中直接冒出一股疯狂的崇拜神情。这位从无到有一手打造出整个岳西如今局面的小郎君拥有如此高的民心人望,值得他们誓死报效。

    “请起,水军营的将士们,大家请起,望江县所有的父老乡亲们,大家起来,不要跪我。”薛洋将雷凌扶起来之后朝着那即使向自己行礼也是身姿挺拔犹如一座座丰碑一般的水军将士不断颔首,然后走到旁边将汪德邵和附近的百姓都扶起来之后笑道:“今日大家前来观礼水军将士胜利凯旋,是他们的荣幸。因为水军将士鏖战月余等到了自己的父老兄弟姐妹的认同,大家和我一起欢迎英雄的水军将士回家。”薛洋说完之后带头鼓掌,这种新颖的方式随后被无数百姓模仿,顿时间掌声振动云霄。雷凌领衔的所有水军将士在这一刻更是拿出了自己最好的姿态接受薛洋和百姓的欢呼鼓舞。

    “将士们,你们打击了匪盗,保护望江县的繁荣和安定,不仅百姓该谢谢你们,我薛洋更是要谢谢大家。因为你们在大江之上用自己的鲜血和勇气向全天下表明了在如今这个混乱的世道还有一支军队能够保护百姓保护家园,履行当初舒州军成军之时我对百姓许下的承诺,更是让所有人都明白,我岳西百姓为了天下兴亡和家国太平所做出的努力。”薛洋声音变得高亢,走上旁边紧急搬过来的胡梯之上,面向所有人,振臂高呼道:“这滚滚东流的长江水就是流不尽的英雄血,淌不完的平民泪,更是你们此次大胜归来最好的功劳簿。它会将你们的功绩永远铭刻在这片土地之上,世代传承。”

    “舒州军万胜。”雷凌带头高呼,朝着薛洋猛然间跪倒在地,“主公万胜,万胜。”这一瞬间不需要任何人指引,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无数的百姓都自发的跟着雷凌纵声高呼。欢呼声中所有的水军营将士身形恍若融入了面前的这条大江之中,也融入了所有的百姓心中。一瞬间所有的将士面色都变得异常肃穆,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的主公,心思沉静,心念如一。

    “舒州水师成矣。”薛洋旁边的袁袭看到这一幕,会心一笑,这一刻这位智者眼中仿佛看到了更多的变化和更远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