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百三十章安庆之战(三)
    池州。

    看着那长江之上航行的战舰,段陵顿时皱眉:“看来这范文虎也算是有些本事,竟然在这里布下了这么多军队。”

    “那是自然。”

    高达回道:“此地乃是位于长江边上,乃是通往临安的重要关隘。那临安若要将补给送至安庆,便需要经由此地路过,然后通过枞阳镇进入枞阳水之内,这乃是在长风沙渡口被阻断之后,最快的运输速度了。”

    段陵听了之后,自是感到懊恼:“这么说来。咱们若要渡过此地,就非得惊扰他们了?”

    “没错。此地乃是交通要道,我军麾下人数不少,足有五千左右。若是不将池州攻下,断然难以渡过长江。”高达点点头,回道。

    “只是若要将池州攻下,则不免惊动敌人。若是让那桐城范文虎有所警觉,可就不妙了。”段陵接口回道:“若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必须要尽快行动,要不然若是被对方反应过来,那我们只怕就会陷入重重围困之中了。”

    “七天!”

    高达回道:“最多只有七天时间。不然等对方反应过来,那我们就真的糟糕了。”

    在这个中古时代,消息传递的速度远没有后世那么快,他们行动的消息若要传到安庆、临安的话,光是那一来一去就得好几天功夫,若要让大部队快速行动,至少也需要旬日时间。

    段陵对于这一点,自然是相当清楚,当即吩咐道:“宜快不宜迟,既然如此那咱们今夜就开始吧。”

    “嗯!”

    高达点头称是,对段陵这份决断,也是相当佩服。

    既已定下策略,两人当即回去,将消息传递给了部下,让他们做好准备。

    待到夜晚星辰升起,那池州之内业已被黑幕笼罩,城中士兵也早已歇息,虽是那安庆战火隆隆,但对他们这里来说,那战火似乎还没有波及到,所以也没有什么人警戒。在段陵看来,这池州的城防系统,简直和筛子无疑,随便就能够攻下。借着夜光的遮掩,他们一行人也很快的便踏入池州之内,将此地包括官府以及士兵,全都控制住了。

    等到黑夜退去、阳光降临,城中百姓似乎还不知晓这一点,依旧遵循着往常的轨迹,开始新的一天。

    而在那长江之上,十来艘战舰乘着波涛,也进入了池州之内。

    他们乃是自临安来的补给船,船上装的自然是提供给安庆驻军的粮食和军火,需要在这里稍加停顿,等到修正好了,然后再将这些物资送至安庆府。

    只是他们刚一进入渡口之中,便被那扑面而来的士兵给惊呆了。

    “所有人,不许动。”

    不知从何处出现的士兵,一个个跳到了船上,手中铳枪亦是对准他们,让他们一个个害怕的连忙举起双手,任由这些人将自己绑起来,船中的粮食以及军火,自然也被直接笑纳了下来。

    “你们是谁?为何突然劫船?你们难道不知道,这可是元军的货船吗?”

    那领军之人自是惶恐,虽是面临铳枪威胁,却是挺起胸膛,直接喝道。

    段陵眼见此人站出来,当即将身上衣衫脱去,露出身下穿着的华夏军衣衫,笑道:“哈。那就让你看清楚,擒下你的乃是华夏军。”

    “华夏军?你,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听到这话,那人脸色发白,显然也是未曾料到这华夏军,竟然会跑到这里来了。

    段陵不屑回道:“为何不行?”四下看了看那船舱之中的粮食和物资,嘴角立刻咧开:“这一路走来,正愁粮草快消耗完了,却未曾想遇到了你们?真的是雪中送炭啊。”

    自离开至今也已过去了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内他们为了防止泄露踪迹,一直都隐匿行动,不敢和那城镇之人多有交流,携带的粮食自然也消耗的七七八八。

    若是未曾缴获这批粮食,只怕他们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听到这话,那人顿感吐血,蓦地纵身一跃,似是要和段陵搏命,只是一阵枪响之后,他也萎顿在地,没了半点生息。

    段陵轻哼一声,将那人的尸体给踢到一边,诉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莫非以为还能反抗吗?”耳朵一动,却听船外忽然传来一阵跳水声,当即纵身跃出,问道:“怎么回事?”

    “有人逃走。我等未曾反应过来,被他给逃了。”

    当即便有士兵面露愧色,低声回道。

    “当真如此?”段陵凝目望去,便见在距离此处三十丈之外,一个人正奋力朝着对岸游去,其动作相当灵活,显然也是身居武功。

    身边士兵问道:“将军,要继续追吗?”

    “不了!”

    段陵懊恼的摇了摇头,回道:“他已经走远,若要追击实在是太难。还是算了吧。”想着船中粮食,他也是稍感安慰,回道:“能够缴获这么一批军火和粮食,也已经算是幸运的了。”更何况他此番行动就没有打算隐藏,所以对那人逃走也不怎么在意。

    就算对方将消息告诉了那范文虎,充其量也就是让对方稍微警觉,改变不了整个战局。

    于是,段陵便让士兵将这么一批军火和粮草卸下来,运到城中好好保管,而他也开始着手布置池州城防,毕竟那人既然逃了,那对方的人马只怕很快就回到来,这一点需要好好警惕。

    若是这池州换成段陵的话,可不能容忍这种偷袭成功。

    而且那池州士兵也不堪使用,不过是三千兵马,其中半数以上都是无法战斗的士兵,自然也需要经过裁汰,重新挑选出一批可战之人。

    若是仅凭麾下士兵和对方对阵的话,对段陵来说可无法容忍,自然要好好利用那批降军,让他们发挥最大的作用。

    ——————

    桐城。

    相较于太湖之处的烽火连天,这里却要宁静许多。

    居住于此,范文虎也没有收敛自己的性子,却将军中之人全数召集起来,每日里就是饮酒作乐,当真是好不快活。然而此刻,他却身子绷紧、手中握着酒杯,满脸惊讶的看着那闯入这酒宴之中的传令兵。

    “你说什么?”

    忍不住内心震惊,范文虎怒目而视眼前之人,直接骂道:“你将先前说的话,再说一次?”

    “启禀将军。那华夏军突然出现,将池州给攻下了,我所押送的那些粮食以及军火,也被他们直接劫了。”那传令兵身子颤颤巍巍,将先前发生的事情一一说明。

    听罢之后,范文虎亦是皱眉,又是问道:“那你可知率军之人是谁?”

    “启禀将军。据在下探知,那领军之人乃是段陵、高达。”那人身子一颤,自然是连忙将探听到的消息说出来,生怕自己慢了一步,惹怒了眼前之人。

    “高?高达?”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范文虎一时失神,手中酒杯应声落下,“砰”的一声直接砸碎,其中美酒倾洒了一地,也没有人可惜。

    满桌之上听了之后,也是满脸惊恐:“高将军?竟然是他?”

    对于段陵此人,他们并不怎么熟悉,但是作为曾经的宋军军官,他们全都知晓高达的名号,更因为某种原因,也曾经和高达共事过。

    那传令兵阖首回道:“没错,正是高达。”

    “他,他怎么来了?”

    范文虎似是难以忍耐心中害怕,“砰”的一下直接跌坐在座椅之上,脸上的肌肉也在颤抖着,显然对高达此人惧怕的很。

    没办法,他当初配合高达支援襄阳的时候,便因为自己弃军而逃,直接导致了对方投入华夏军麾下,这种事情任谁想来都感到恼火。如今那高达率军前来,分明就是针对他范文虎来的。

    对于这个问题,那传令兵除了摇头之外,自然是什么也不清楚。

    “将军!”

    听到了这个消息,在座的武官也是惊恐不已,当即便有人站了出来,诉道:“如今那高达前来,定然是为了咱们桐城而来的。咱们若是不及时做好准备,只怕就会被对方拿下啊。”

    “没错。还请将军快快坐下决定。莫要等到他来到之后再做打算,不然的话那可就迟了。”

    其他人也是站了出来,全都向着范文虎祈求道。

    先前背叛之事,可不只是范文虎一人,作为范文虎部众的他们,自然也难辞其咎,若是被高达抓住之后,定然不会好过,甚至还有可能被对方所杀。

    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们自然也迫切的希望范文虎做出决定。

    在争取活命这方面,他们向来不弱于其他任何人的。

    这时,旁边一人插嘴问道:“对了,他们这次兵力有多少?要知道池州位于我军腹心,若要深入其地,其兵力必然不会太多。”

    “大概在五千左右。”

    那传令兵回道。

    “五千?”

    听了这消息之后,范文虎当即松下心来,笑道:“只是五千而已,又算得了什么?”身为曾经的沿江制置使、安庆巡抚,范文虎可不缺乏士兵,鼎盛时候也有三五万,虽是在投入元军麾下之后,其手中大部分兵力被收归他人所有,但他在这桐城之内却也有这接近八千兵马。

    以八千兵马对阵华夏军五千兵马,自然不成问题。

    其余人也是纷纷笑道:“只是五千兵马,便想要偷袭我们?这华夏军,未免想的太好了吧。”

    “而且那高达既然来了,那这一次我定然要他有来无回,让他明白我也不是好惹的。”范文虎更添信心,又是鼓舞道。

    众将听了,莫不是叫嚣了起来:“没错。这一次,定然要那高达有来无回。”对于高达,他们也是恐惧的很,自然要杀之而后快。

    然而此刻,门外又是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众将齐齐转过头来看着那人,那人也立即跪地回道:“启禀将军,那高达目前正率领三千兵马,围攻枞阳镇水军。那厉德彪难以抵抗,特地让我赶来桐城,祈求将军派兵支援。”

    话音落定,偌大的酒席之中,众人齐齐一愣,陷入沉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