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如来必须死 > 第三百零九章:执念未泯
    孙悟空微微皱眉。

    “如何比试?”

    他问道。

    “我这里有个金钵盂。”

    佛祖的手心出现一只金钵盂,说道:“里面有个小天地,外界一日,里面十年,大圣进去,等到一日之后,如若出来,便是大圣赢了,如若出不来……”

    佛祖没有说完,但孙悟空已经明白了。

    他接过金钵盂,往里面一看,好像有无数小人在里面走动。

    孙悟空合目闭神,神魂离体,进入了金钵盂。

    “阿弥陀佛。”

    佛祖伸手挥出一道光圈,把孙悟空笼罩在里面。

    敖鸾和小凤凰躲避不及,立刻被光圈弹开,弹了出去。

    “兄长!”

    敖鸾想要闯进光圈。

    “观音尊者。”

    佛祖说道:“我将继续讲经,你带她们出去。”

    “尊令。”

    观音在旁听说,即合掌领了圣意,带着敖鸾和小凤凰,驾云离开了。

    敖鸾想要抵挡,却哪里是观音的对手,转眼间,就出现在大雄宝殿殿外。

    宝殿大门在她背后轰的一声关闭了。

    “为何拉我出来!”

    敖鸾向观音问道。

    “仙子稍安勿躁。”

    观音回答:“这里是灵山,佛祖言而有信,必不会对大圣做什么。”

    敖鸾看着她:“你不是水月。”

    万灵国的子民不知道水月仙子为何离开,敖鸾是极少数知道内情的人。

    就因为知道,她才觉得观音不应该把她拉出来。

    这位菩萨不是她熟悉的水月仙子了。

    “水月是我。”

    观音笑道:“我却不是她。”

    这个回答也和她给孙悟空的回答不一样了。

    敖鸾皱起眉头:“菩萨不能是水月?”

    “不能。”

    观音回答。

    当她消除佛法,变为凡人的时候,言行举止都会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变得更人性化,那就是水月。

    但她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

    敖鸾冷静下来:“兄长他到底接受的是何种比试?”

    “那金钵盂里有一方天地。”

    观音回答:“那是佛祖为了创造极乐净土所作。”

    她告诉敖鸾,金钵盂里有极乐净土的试验品。

    孙悟空的神魂进去之后,会在莲花池中转生,失去记忆,在净土渡过十年。

    敖鸾心里一跳:“兄长可知道他会失去记忆?”

    “自然知道。”

    观音回答。

    孙悟空神通广大,一眼就能看透金钵盂的底细。

    他接受这场比试,肯定是心中有数。

    敖鸾微微皱眉。

    “仙子,我们走走吧。”

    观音看敖鸾放不下执念,于是带着敖鸾离开大雄宝殿,走到一条大河边。

    这条河不比通天河小上多少,河上却只有一根独木通往彼岸。

    “这里叫凌云渡,百年前大圣曾在那桥上走过,仙子可要过去?”

    观音向敖鸾问道。

    敖鸾看着那根在河面沉浮的独木:“走过去会怎么样?”

    “可放下执念,功成正果。”

    观音回答。

    敖鸾立步不前。

    观音微微叹息,接着说起了孙悟空的比试。

    “北俱芦洲的极乐净土,尚不完整,但在那金钵盂里面,却是更为完整。”

    理所当然,那金钵盂更能迷惑人心。

    敖鸾听着河水声,却没有再被观音的话语动摇了。

    她了解孙悟空,他不可能被任何东西迷惑:“兄长道心稳固,一日之后,肯定会出来。”

    观音暗自摇头,把目光看向小凤凰。

    这个小家伙似乎对凌云渡很感兴趣,站在独木桥边探了探脚,然后一下子跳了上去。

    “咦?”

    观音惊奇起来。

    小凤凰站在独木桥上,这桥竟然没有晃动。

    然而一般人是很难在桥上站稳的,除非是有大智慧之人。

    “这丫头有慧根。”

    观音有些意外的看着小凤凰。

    小凤凰在桥上走了一段又走了回来,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观音很惊讶,这么有资质的人,她竟然一直都没有察觉。

    “丫头,你要当我的童子吗?”

    观音出声问道。

    “不要。”

    小凤凰抬头看了她一眼,立刻拒绝了:“还是大王好。”

    观音有些遗憾。

    那大圣什么都好,就是不知为何,总把她心仪的童子拐走。

    回过头来,观音发现敖鸾站在河边发呆。

    “姐姐在做什么?”

    小凤凰问道。

    “听经。”

    观音回答。

    如果不是孙悟空插手,敖鸾早已经是她坐下的童子。

    她天生便和佛门有缘,也比一般人更能受到净土感染。

    敖鸾在凌云渡的浪花声中感受到了一些东西,清醒之后,浑身清凉,脑袋又温暖又睿智。

    她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这条河的面前,什么烦恼都不重要。

    “原来是这样……”

    敖鸾明白了,她过去有过相似的体验。

    “净土和兄长的内心一样。”

    她在南赡部洲感受到的孙悟空的内心,也是一片空旷和温暖,敖鸾个人的烦恼在那个内心的世界里,显得微不足道。

    “佛门,便是放下执念吗?”

    敖鸾问道。

    观音走到她身边:“执念未破,不得证果。”

    敖鸾明白了:“你们度化不了兄长。”

    她发现了孙悟空和佛门之间最大的不同。

    孙悟空和佛门之间有相似的理想,但他的内心有更大的执念,他渴望未来,而佛门要的是自我的开导,放下执念。

    敖鸾彻底安心了,她不相信自己的兄长会输。

    要让孙悟空输,只有一种方法。

    一天的时间,转瞬就过去了。

    大雄宝殿,佛祖停下了讲经。

    “一日时间已过,文殊菩萨,你看看大圣在做什么。“

    “尊令。”

    文殊菩萨走到孙悟空身边,往那盂里一看,接着面露惊喜。

    “回禀佛祖,大圣正在听经。”

    他说道:“他在那阁楼之上,听经传道,身上有佛光显现。”

    佛祖面露笑容:“他果真与我佛门有缘。”

    然而紧接着,东来佛祖好奇的走过去一看,却是脸色一变。

    “大错特错!”

    他忽然说道。

    佛祖往他看过去:“怎么了?”

    “佛祖,大圣执念未泯。”

    东来佛祖回答:“他把我教大道,当作学问在学。”

    他比文殊菩萨看的更清楚,孙悟空只是表面听经传道,道心丝毫未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