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 > 第五百一十六章 融凤纹
    一想到种药催生,纪凡不由看了身边的小刺猬一眼,虽说她欺骗灵粹使其生长,同布衣青年催生木灵不是一个路子,但这也毕竟是她的一个强项。

    不过就纪凡这么多年积累的见识来看,靠种药催生灵粹是很难有大发展,除非还有其它的手段。

    催生的木灵没有野生的纯粹,这是修炼界中很多人都明白的道理,一般而言,催生的灵粹对于低阶修士,才有颇好的效果。

    如同养家禽一样,催肥长大的,肯定不如正常长大的好吃滋养。

    若说发财的路子,催生灵药也是指望不太上,各大宗门和修炼势力,都会种植灵药,大家都知道的事,做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药材市场上更是五花八门,水极其的深,为了利益以次充好的太多了。

    “剥夺生命之力,倒是一种很好的能力!”纪凡修习的偷天诀并非功法,而是一种道。

    当初纪凡的偷天诀,得自于丹霞宗的妇人,早在他进入厉影宗的千界山脉之时,就已经开始参悟。

    偷天诀与其说是掌控生死之术,倒不如说是剥夺生命之力,但这种剥夺的生命之力,也是异种生命力,不如贪食之口咀嚼来得滋润。

    “大道万千,我不可能参悟修炼所有的道,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对于道的选择,可能也该梳理一下了。”如今进入道基期的纪凡,不免开始想这个问题。

    “或许立足于自身的长处,才能成就道基,否则强行感悟也是枉然,我的瞳力,有着虚幻与空间之威,不过对于时间方面的感应,却颇为的薄弱,感悟虚幻之道应该很适合我,至于空间同时间则是一道,目前我还不行,吞噬之力,比较符合枯荣和剥夺之道,如果我能参悟生命之道,可能就是生死之道的一条路径,剥夺是在生死之道中。”纪凡结合自身的条件,倒是隐隐有了些道基的意识。

    震裂之道是纪凡目前主修的道基,阴阳之道目前还处于参悟与摸索阶段,他重视阴阳之道,更多是为了铸就修炼根基,而非道基。

    这么多年下来,纪凡只觉得修炼之道的各种分支,非常难以掌握,即便只是修一个浅显,也需要大量的时间钻营,修炼对于他而言,远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还有这个老家伙!”

    放出装有地魔界秃头老者的尸棺,纪凡对于他的兴趣,仅限于他所拥有的古猿之尸。

    “这具尸体感觉像是本尊,至于从墓碑古像中破出的战甲之人,似乎是双生的身外化身,湮灭也就湮灭了。”纪凡抓过秃头老者的尸身,开始吸收他的瞳力记忆。

    之前同秃头老者交手,纪凡觉得对方这样的地魔界强者,也就是那么回事儿,战力之所以有些威胁,无非是靠古物,同正统强者还是差那么一个层次。

    “若是拼自身实力,活活将这秃头老者打死,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话说回来,能凭借自身实力同我交战的灵修,还是比较少的,蔺剑锋或许能算一个,剑修确实是很强。”纪凡能发现,眼前的老者开了十二个龙猿窍,但若是论自身整体修炼底蕴而言,依旧是不够看。

    差两个龙猿窍,也就是差两层暗脉,这个差距对纪凡这样的强者,还是不够大。

    “道藏禁地吗?”

    时间缓缓流逝,纪凡也通过秃头老者的瞳力记忆得知,那具有着龟纹的古猿之尸,是他从道藏禁地所抠出来的。

    “看起来各人多有机缘,不管修炼界再乱,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中,还是会保持强者恒强的态势,而且随着一些古道机缘被起出,上层强者的战力,可能还有一个被强化的过程。”纪凡仔细检查着干枯老者的尸体。

    “这龟甲纹的防御力,还是极为出众的,而且力量也相当强,以前我吞噬过生峰老龟所赐予的精血,即便后来没炼化四象之源,肯定也是具备龟源之力的,龙和猿也就不用说了,就连凤纹我也炼化过,只是没有得到凤血而已。”纪凡放出了一个大葫芦,驱使血肉灵泥伴生武人涌出,散发出枯古根须注入秃头老者的尸体,吸收他的血力。

    “之前的青虚宗之战,重要的东西,还是得了不少的,岑熙的重宝回来了。”纪凡放出了一枚有着密集年轮木纹的戒指,这是在次元虚空杀死拜古道那逆天强者青年所得。

    其实岑熙早在被抓之时,就已经被逆天强者青年杀死了,对方可以说是有够心狠手辣,纪凡即便想救也是不及。

    只不过纪凡并没有同殷宝儿和乔晴说,带给人他故意等着岑熙被杀之感。

    “嗡~~~”

    因为拜古道的青年强者死了,纪凡连破去木戒的炼纹也不用,直接就从木戒将一具尸棺放了出来。

    打开尸棺,看都岑熙临死时惊恐的容颜,以及眉心灵宇所在的淤青,纪凡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这是应该被经历炼魂的痕迹,主要是提取记忆,同我抽取瞳力记忆的目地有些相似,但方法却完全不同。”因为拜古道青年被万绝剑所灭,没留下尸体,纪凡也无从获得他的瞳力记忆,此时更多是靠青虚宗少女的瞳力记忆,以及猜测判断。

    此时尸棺中的岑熙,爆裂火灵基还在,就连一身的凤纹也没褪去。

    “她的灵基同我感悟的震裂之道,倒是有些相似之处,看来留下她的尸体,拜古道青年也是像感悟裂变爆炸的道意,再加上她修炼灭渡涅槃经,这具尸体还是极具价值的!”纪凡面对岑熙的尸体,暗暗思量道。

    “不死不灭也只是相对的,修炼灭渡涅槃经,尸体灵基在保存完好的情况下,还是被杀的死得不能再死!”纪凡看着岑熙的尸体,多少有些惋惜。

    凤纹对纪凡目前的修炼状态,作用并不是很大,他也不想结出凤纹,让自身修炼根基变得复杂。

    之前殷宝儿所说的龙脉、凤血,龟肤什么的,他也只是一听,其实他现在体内开出万王花印,完全可以将凤纹成就在万王花上,但他还是觉得龙纹更为简单明朗。

    “只是不知道这灭渡涅槃经能不能该下龙纹,只要吸收了凤血之力,到了一定层次上,龙纹也未必不能涅槃。”纪凡的心思倒是很活络,不被传统修炼观念所桎酷。

    “将之直接埋葬,这一身修炼根基也会慢慢散尽,倒不如我亲自吞噬,或许还能体会到一些变化和细节。”纪凡将岑熙的尸体平稳召出来,一手搭在了她的左肩上。

    “滋!滋!滋~~~”

    在尽量不破坏岑熙尸身的情况下,纪凡已经亲自吞噬她的灵基,导致异种灵力和气息渐渐在他体内躁动。

    十层洗窍图在纪凡体内浮现,并没有让岑熙的异种灵基,在他体内存留太久,开始进行炼化。

    “这种异种灵基,就算是观察能否引发我修炼灵基的变化,也不适于在体内存留太久,而且即便有洗窍图炼化,也不能将之化尽,否则我以前也不会被异种气息反噬了。”纪凡觉得炼化吸收之后,再观察能够给他带来变化也不迟。

    地下修炼洞府之中,悠悠所化的小刺猬,趴在了纪凡的身边很安静,有着美滋滋的神情。

    而在纪凡的吞噬之力中,不但是岑熙的一身灵基,就连她肌肤上的涅槃凤纹,也都逐渐被纪凡抽尽,尸体明显出现了干枯。

    在纪凡肌肤上密集凤纹融化的过程中,他将岑熙的干尸,装入了尸棺之中,沉于修炼洞府的地底。

    “果然有了变化,根本就没用我炼化。”纪凡对于凤纹在肌肤上的融化,脸上不由露出了奇色。

    年轮木戒再度放亮,从一环环年轮纹理中放出了一个罐状法介。

    早早纪凡就将意识侵入罐状法介中,发现了里面所储存的凤血,打开罐子之后,并没有血腥味儿散发,他反而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呜~~~”

    纪凡将左手探入罐中,吸收着凤凰血力,使得身体很快血气弥漫。

    因为罐子是法介的关系,所储存的凤血,比起罐子的体积磅礴了太多,纪凡快速将凤血抽取了八成,剩下了两成则是留给了悠悠。

    眼见纪凡将罐子挪到面前,小刺猬已然是迫不及待爬入了罐子之中,小爪子还不断蹬啊蹬的。

    “悠悠,你要自己心中有数,适可而止才行,现在可不是贪嘴的时候。”纪凡嘴上虽这么说,却觉得往后悠悠超越十二级妖兽,也未必是不可以的,毕竟现在灵墟界的情况与以前不同了。

    十层洗窍图不断流转,纪凡肉身散发着蒸气,陷入了沉寂,心境进入了古井无波的修炼状态。

    小刺猬也很快将凤血吸食完,直接呆在空了的罐子法介中。

    在地下洞府中,看不到日月星辰,四颗夜明珠被安置在洞府的四角,再加上一些宝物光华的关系,使得洞府颇为的明亮。

    直到纪凡的内息完全归于平静,他甚至没有明显感觉到,炼化了岑熙的灵基与凤血,究竟给他带来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