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游戏之狩魔猎人 > 第八百四十二章 管理方式
    笑匠号从金银岛全速返回望乡城大概需要三天时间,虽然飞艇上都搭载了通讯法阵,不过距离有限,笑匠号最少也得进入风息堡到安东尼大港之间的范围才能通过法阵联系到望乡城。

    这大概能节约一天的时间,到今天为止笑匠号离开金银岛已经是第五天了,如果一切顺利在两天前‘黄金舰队’的部分战舰就已经从望乡城起航赶来这里了。

    徐逸尘最乐观的估计,最多四十八小时后舰队就会抵达附近海域,到时候他会派海盗威尔带着自己的人手出海迎接,防止战舰和未曾见过的海怪发生冲突,他还指望那玩意充当免费看守呢。

    狩魔猎人放弃了在金银岛地面上寻找秘银矿的想法,他不想浪费宝贵的人力在这方面了,如果秘银矿那么容易找到,海盗们这些年里早就摸清楚秘银矿的位置了。

    要知道每年死在角斗场里的海盗有一大半都是试图寻找秘银矿位置的贪婪之辈,玛玛非常喜欢看他们自相残杀来取悦自己,震慑其他海盗。

    随着金银岛上新秩序之间的稳定,监狱和角斗场中的囚犯也被释放了出来,他们中间大部分都是海盗从过往的商船,渔船上掠夺来的人口,还有一些则是违背了海盗规矩的自己人。

    对于前者,徐逸尘对他们许诺了在望乡城或风息堡会有他们一席之地,愿意留下的将会得到和其他人同等的待遇,不愿留下的则可以用工作的方式给自己赚到一张船票,返回自己的家乡。

    对于想不劳而获的妄想之辈,狩魔猎人表示非常乐意把他们留给海盗处理。

    而那些本身就是海盗的囚犯则被再次审判,罪有应得的直接处死,那些因为不想屠杀无辜而违反船长命令的则会在得要证明后无罪释放。

    连续几天,当海盗们带着绝望的情绪进入丛林时,徐逸尘都在对剩下的民众进行思想引导。

    从他们即将生活的地方开始,到他们的工作内容,以及工作后得到的保障,未来可以望见的美好生活等等。

    归根结底就是合作当良民生活美满幸福,想反抗破坏当地秩序就被挂树枝,简单粗暴。

    毕竟新华夏玩家手上现在有足够的自己人来充实基层,对于远南当地土著的要求就是最简单的合作,努力干活不捣乱。

    一个黄土区原住民士兵可以管理二十人左右的当地人,这是经过杨越凡充分考虑的数字,他们再也不用像战团初起步那样依靠马克思一个人一个人的去做思想工作了。

    能适应的适应,不能适应的淘汰。

    最起码徐逸尘对这种生活就非常适应,这简直就是他在糜烂区充当督军时的日常生活。

    整编当地民众,集中进行思想教育,筛选那些潜在的不安因素,不合作份子。

    整编当地驻军,把军队里的蛀虫枪毙,以大量体力训练进行意志磨练把服从彻底刻在他们的脑子里。

    在糜烂区和附属国中,一手拿大棒,一手拿粮食的政委向来无往不利,有的时候连那些早已取得信任的附属国政府都会主动要求把军队训练任务委托给新华夏军方处理。

    几万只好吃懒做的社会蛀虫被塞进新华夏人的训练营,一年后,几万个身强体壮,作风刚强的职业军人就新鲜出炉了,最起码按照他们的标准那就是完美军人了。

    尽管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几百条蛀虫因为各种意外死亡,不过那是非常可以接受的损失。

    现在海盗们得到了徐逸尘的亲自监管。

    再不需要进入丛林后,海盗们获得了一个新的任务,在林地边缘挖坑,上午挖坑,下午再填回去。

    没有强制性命令,一个两米长两米宽两米深的坑半份标准量的食物,经过检查后把土填回去获得另外半份。

    这不仅仅是对体力的考验,也是对精神的摧残,海盗们觉得自己挖坑时的样子傻极了,尤其是自己挖的坑还得再填回去,更傻。

    但是他们还是毫不犹豫的开始干了,因为他们确定不干的话一定会被饿死。

    海盗的家属被强迫站在附近围观,女人和孩子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顶梁柱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他们不分贵贱,无论是船长还是甲板水手都不得不像土拨鼠一样,在泥土中挣扎。

    这给了他们极其深刻的教育,徐逸尘确定在回到望乡城后这些人会选择好好生活而不是捣乱成为反抗者,这种心理会给他们第二次生命,因为那里的黄土区士兵绝不会给他们第二次犯错的机会。

    投诚的海盗们日子也不好过,尤其是在他们知道敌人一共只有五十人出头之后。

    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赛里斯人口中的舰队先抵达金银岛,还是这里的旧主瑟曦·兰尼斯特先带着舰队回来。

    每一次日出都是对这些海盗的考验,他们既期待玛玛回归,又害怕玛玛会把他们这些背叛者送上甲板喂海怪。

    海盗威尔这几天算是开了眼,和赛里斯人的手段一比,兰尼斯特家族的继承人就像乡下来的土财主,毫无统治者的风度。

    如果玛玛像那个赛里斯人一样管控海盗,恐怕这二十几年下来收获的就不是一个海盗集团而是一支军队,一个国家了。

    任何一个有点见识的海盗都能看出来,狩魔猎人对待海盗的手段绝对是一门艺术,每天的劳动量和心理压力都恰到好处,不至于让他们完全崩溃,也不会让他们有体力去思考。

    只不过大多数有这种见识的海盗头子也在这个体制内,被逼着不断挖坑,填坑。

    当徐逸尘命令他们换一种工作去砍树时,所有海盗都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热情,他们对于摆脱那种毫无意义的劳动感动的都快哭了。

    当你费劲全身的力气挖出了一个足够埋葬你全家人的大坑后,再毫无意义的填回去绝对是对人意志力的一种考验。

    只要别挖坑,干什么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