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血蓑衣 > 第405章 寄予厚望
    夜色渐深,众人陆续自中堂散去。

    洛天瑾将柳寻衣和洛凝语私下召至书房,似有要事交代。

    “府主,恕我直言,下三门的差事多是危机四伏,险象环生。小姐乃千金之躯,实在不适宜铤而走险。”洛天瑾尚未开口,柳寻衣已迫不及待地劝道,“让小姐担任惊门之主一事,敢请府主三思!”

    “这番话,刚刚在中堂我已经听过无数遍。如果我会改变心意,就不会力排众议,坚持让语儿接任惊门之主。”洛天瑾淡淡地说道,“如果你想劝我收回成命,不如趁早死了这条心。与其在我面前枉费唇舌,不如想想如何让语儿蜕变成才。”

    “这……”面对态度坚决的洛天瑾,柳寻衣一时哑口无言。

    “爹,有资格担任下三门门主的人,无一不是武功高强,经验老道,有勇有谋之辈。”洛凝语迟疑道,“反观女儿,资质平庸,武艺一般,江湖经验更是差之千里。我除了是您的女儿,几乎没有任何资格坐上惊门之主的位子。您将我强推上位,只怕难以服众……”

    “住口!”

    不知为何?洛天瑾听完洛凝语的推辞后,脸色突然变的阴沉起来。一声厉喝,登时将柳寻衣和洛凝语吓的心头一颤,不敢再冒然张口。

    洛天瑾面沉似水,双眸如炬,紧紧盯着不明所以的洛凝语,愠怒道:“身为我的女儿,岂能说出这般没志气的话?什么叫资质平庸,没资格担任惊门之主?简直荒天下之大缪,你是我的女儿,如果连你都没资格,谁还能有?”

    “爹,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总之,我说你有资格你就有资格,你只管安安稳稳地坐在惊门之主的位子上好生磨练。至于其他的事,爹自会替你解决,不必费心。”洛天瑾打断道,“不懂、不会不可怕,可怕的是信心不足,连尝试都不敢。还有,我不希望再从你口中听到这种没骨气的话!”

    “女儿记下了。”

    见洛凝语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洛天瑾不禁心头一软,轻叹道:“语儿,并非爹强人所难,故意逼你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只因……”

    言至于此,洛天瑾的声音戛然而止,眼中悄然浮现出一抹悲伤之色。

    “爹……”

    “无碍!”洛天瑾摆手道,“其实,惊门之主的位子我本想留给你大哥,让他在刀光剑影中历练一番,以求早成大器。只不过,轩儿他……”

    此刻,洛天瑾仿佛一下子苍老许多,目光温柔地注视着眼圈泛红的洛凝语,轻声道:“如今,爹只能将一切希望寄托在你身上。希望你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朝一日代替你大哥,继承洛家的家业。”

    直至此刻,柳寻衣和洛凝语才真正明白洛天瑾的良苦用心,心中涌出千滋百味,说不出的苦涩。

    “身为江湖中人,如果不在血雨腥风中摸爬滚打,永远体会不到江湖的残酷,也永远无法具备纵横天下的城府与胆识。”洛天瑾教诲道,“昔日,我对你大哥太过娇惯,致使他经不起一点风浪,稍一遇事便会自乱阵脚,失去方寸,最终害人害己。我本想借擢升寻衣之机,让你大哥进入下三门历练几年,却不料……唉!”

    “爹的良苦用心,女儿全都明白。”洛凝语缓步上前,跪在洛天瑾膝下,信誓旦旦地说道,“您放心,女儿一定在下三门好好磨练,向黑执扇和其他两位门主虚心求教,争取早日成材,替爹分忧。”

    “好!”不知是出于感动,还是出于哀伤,洛天瑾显得分外激动。他紧紧攥住洛凝语的手,重重点头道:“你能有上进之心,爹十分欣慰。”

    说罢,洛天瑾又将复杂的目光转向柳寻衣,轻唤道:“寻衣,你过来!”

    行至近前,洛天瑾突然伸手拽住柳寻衣的胳膊,而后将洛凝语的芊芊玉手缓缓放在柳寻衣的掌中。

    肌肤相触的一瞬间,柳寻衣和洛凝语同时脸色一变。

    不同的是,柳寻衣的反应十分震惊,而洛凝语的眼中则稍显几分踌躇,甚至还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羞涩。

    “府主,这……”

    “寻衣,你是我的徒儿。今日受我教诲,未来承我衣钵,我早已将你视为自家人。”洛天瑾不给柳寻衣开口的机会,郑重其事地叮嘱道,“今夜,我把自己最珍贵的女儿交到你手里,希望你能好生待她。日后不仅要教导她、保护她,更要关心她、照顾她。”

    “府主,我……”

    “轩儿沦落至此,我心如死灰。”洛天瑾打断道,“眼下,我只剩一个女儿,若不能将她托付给一个值得信任的人照顾,你教我如何放心?”

    “府主,我想说……”

    “柳寻衣,你身为黑执扇,理应关心麾下,难道连这点小事都不敢答应吗?”洛凝语突如其来的“威胁”,令柳寻衣稍稍一愣。

    当他看到洛天瑾皱纹丛生的眼角,以及两鬓泛起的丝丝白发,忽然意识到,此刻坐在自己面前的,并非威震武林的北贤王,而是一个随时面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可怜父亲。

    心念至此,柳寻衣纵有万语千言,也再张不开嘴。

    三人神情各异,相互注目。

    沉默许久,柳寻衣方才曲掌握住洛凝语柔若无骨的玉手,轻轻点头道:“府主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教导小姐,保护她、关心她……照顾她。”

    “好!”洛天瑾的手轻轻拍了拍柳寻衣的手背,含笑道,“寻衣,为师相信你能说到做到!”

    对此,柳寻衣不敢胡乱接话,只能讪讪一笑。转而看向神情复杂的洛凝语,脸上的笑容顿时变的有些尴尬,待洛天瑾将手挪开后,二人的手随之迅速分开。

    “语儿的担忧不无道理,虽然我将其任命为惊门之主,但她毕竟资历太浅,经验不足,办起差事难免捉襟见肘。”洛天瑾话锋一转,思量道,“办砸差事是小,但连累惊门弟子可是大事。一门之主绝非儿戏,肩负惊门三百弟子的生死存亡,绝不能麻痹大意。”

    “不知府主有何高见?”

    “你是黑执扇,下三门的事由你决定。”洛天瑾不答反问,“你认为此事该如何解决?”

    柳寻衣心知洛天瑾有意考验自己,故而沉吟片刻,提议道:“依我之见,解决此事需三管齐下。”

    “如何三管齐下?”

    “其一,短时间内不给小姐安排太过危险的差事,让她由浅入深,由易到难,逐渐适应下三门的生活。”柳寻衣有条不紊地说道,“其二,在武学、兵刃、胆识、经验、人脉等方面,派高手教导小姐,让她内外兼修,弥补不足。其三,破例给惊门安排两位副门主,由廖川、廖海担任。他们入府多年,曾跟过两任门主,再算上小姐,可称三朝元老。由他们暂代副门主一职,一来可以震慑人心,防止惊门弟子阳奉阴违。二来可以为小姐出谋划策。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廖氏兄弟虽不是绝顶聪明,但贵在江湖经验丰富,能替小姐解决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三言两语之间,柳寻衣已为洛凝语想好解决之道,并且条理清晰,侃侃而谈,令洛凝语不由地心生敬佩。

    说罢,柳寻衣将询问的目光投向笑而不语的洛天瑾,问道:“府主意下如何?”

    “我已经说过,你是黑执扇,下三门的事由你决定。”洛天瑾答非所问,淡笑道,“你认为此法可行,大可放手去做。有关下三门的事,无论大小,皆由你一人而决。除非牵连甚广,否则我不会干涉。看来,你尚未领会黑执扇的行事方法。坐上这个位子,听命行事只占三成,另外七成需要你自己深思熟虑,从而命令他人。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单纯的‘守’规矩,而且要学着‘定’规矩。呵呵……没关系,慢慢来!”

    “多谢府主提点。”柳寻衣满心尴尬,强作镇定。

    “还有,语儿在你面前不再是贤王府的大小姐,而是惊门门主。”洛天瑾正色道,“你对她,要像对凌青、许衡一样。所有规矩一视同仁,不能厚此薄彼,更不能放纵她胡作非为。”

    说罢,洛天瑾又将目光转向洛凝语,叮嘱道:“语儿,你以后要收敛自己的大小姐脾气,要言而有信,行不逾方。更要对黑执扇有敬畏之心,断不可任性胡闹。若是坏了规矩,黑执扇罚你,爹也不能插手。”

    “知道了。”

    洛凝语自幼无拘无束,而今突然受到管教,难免有些心存不甘。但碍于洛天瑾的谆谆教诲及殷切厚望,她只能收敛性子,慢慢学着做一个守规矩的门主。

    “语儿,你先下去休息吧!”洛天瑾满眼慈爱地望着洛凝语,柔声道,“明早记得去看看你娘,她因为你大哥的事茶饭不思,连汤药都不肯喝,你去劝劝她。”

    “是。”

    洛凝语乖巧地答应一声,而后深深地看了一眼目不斜视的柳寻衣,转身离开书房。

    “语儿娇生惯养,一向不服管教,以后辛苦你了。”

    “小姐她……”话一出口,柳寻衣忽觉洛天瑾眼神有变,匆忙改口道,“洛门主性情虽傲,但心地善良,十分聪颖,一定不会辜负府主的厚望。”

    “此事暂且不提!我让你留下,其实另有其事。”洛天瑾的表情渐渐变的严肃起来。

    见状,柳寻衣心头一禀,迟疑道:“请府主示下!”

    “砰、砰砰!”

    话音未落,敲门声突然响起,令柳寻衣不禁一愣。

    回首的功夫,谢玄已推门而入。

    “把信给他。”

    洛天瑾吩咐一声,谢玄迅速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到柳寻衣面前。

    “这是……”

    “江湖难测,风云有变。此乃密信,你一看便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