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玩宝大师 > 第328章 郑成功血统的实物佐证
    萧影听得有些兴味,林少骢许是得到这块鸡血长命锁之后参研过史料,显得比较了解,不过也没打断。

    余耀还没说到关键,喝了口水又便又继续。

    “南明有点儿乱,当时的局势也乱;国姓朱他没用,成功用了,就叫郑成功。后来,隆武帝没了,永历帝又封郑成功为延平王。”

    “郑成功最大的成功,就是击退荷兰侵略者,攻占台湾。荷兰人占台湾,是郑芝龙降清之后;郑成功和清廷抗争不占优势,但以金厦为基,攻打台湾取胜了。再度开启郑氏子孙在台湾的统治,直到康熙收了台湾。”

    “而在郑芝龙降清之后,清廷一直也没闲着,多次让郑芝龙招降郑成功。但郑成功坚决不同意。郑芝龙先被软禁,后又被杀。”

    “这更使得郑成功誓死抗清。郑成功抗清,用的算是大明的旗号,但实际上,他是在倭国出生的,幼年在倭国生活。他的母亲,也是一个倭国人。”

    这个史实不少人知道并认同,但萧影不知道,“民族英雄郑成功,居然有倭国血统?”

    余耀点点头,林少骢也道,“我请教过专家,查过史料,确实如此。”

    萧影又看向余耀,余耀接着说道:

    “又得说郑芝龙。这个郑芝龙,别看先后依附于明朝和清朝,但实力是很强的。明末,西班牙,荷兰,倭国,都曾在台湾附近闹腾;但郑芝龙降清之前,却在周旋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就算硬碰硬也基本不吃亏。尤其是在倭国,他的力道很大,地位很高;当时平户的藩主,还送过他宅院,他在平户也娶了一个老婆。”

    “郑芝龙的老婆很多,倭国老婆是田川氏。郑成功就是田川氏的儿子,在平户出生并长到六岁。而且田川氏不止和郑芝龙生了郑成功,还有个儿子随母姓,叫做田川七左卫门。”

    余耀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不过,父亲郑芝龙是华夏人,郑成功也坚持着华夏人的身份。他抗击满清,特别是将荷兰侵略者赶出了台岛,所以民族英雄是肯定的。郑成功死后,台岛民众对他依旧十分尊崇,建祠祭拜之风兴盛。”

    萧影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这件鸡血长命锁,极有可能是郑芝龙在华夏制成,带到倭国给郑成功的。但是后来,郑成功的母亲田川氏,又在另一面找人刻上了倭国文字。郑森,郑福松,都是他的名字。”

    余耀应道,“应该是这样,那这件长命锁也可看做是郑成功血统的实物佐证。只是,不知为何没有随着郑成功回国,最终却留在了倭国。不过,现在却又被骢少机缘巧合得到了!”

    林少骢接口,“如果余先生说年份没问题,那我就放心了。这块鸡血长命锁,花费不菲,是鸡血石本身材料的十倍不止。”

    余耀心中叹息,古玩收藏,眼力为王,捡漏算是一种最大的回报。但有时候,也是必须得靠资金实力的;而且真正的好东西,其实大多数时候,不是以“漏儿”的形式存在的。

    比如这件鸡血石长命锁,要是他早先发现了,能断代,对方却狮子大开口,就是想收了,钱也不够啊!

    见余耀有些走神,林少骢又笑道,“今天真是太感谢两位了。余先生的鉴定费,回头我一并奉上。”

    余耀摆手,“萧大师的,你该怎么算怎么算,我的就免了;这不是一般的东西,掌眼的同时也是开眼;而且,骢少帮忙找到缂丝清洗高手,我也只是道谢便表了心意。”

    林少骢刚要接口,萧影咳嗽一声起身,“骢少,听他的吧。再者,这也不早了,我们就此告辞。你的情况,今晚也需要好好休息。”

    林少骢略略沉吟,“好,那就听萧大师的,我送送你们。另外,萧大师是想住酒店还是单独的居所?随时可以安排。”

    “你今晚最好不要出房门,找司机送就行。至于住的地方,我这两天和余先生还有些事情要谈,我去他住的酒店再开间房即可。”

    林少骢略略一顿,“行,恭敬不如从命。”

    离开林少骢的别墅,司机将两人送到桂西大厦,萧影在余耀的同一楼层又开了间房。正好斜对面有空房。

    安顿之后,萧影开窗通风,余耀趁机点了一支烟。

    “没想到问题不大,这么快就解决了。”萧影坐下,“这个林少骢,上次在渝州只是短时间接触,这次进一步接触,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余耀点点头,“此人并不像外界传言一般是个纨绔,很有头脑,而且古玩上的眼力不弱啊。”

    “嗯。”萧影道,“先不提他了,现在还没有睡意,你不如说说了解到的字口传人的情况。”

    余耀梳理了一下,便给萧影介绍了一番,连带一些关联的事情。

    萧影听完之后,“何以涤,我记下了,也会全力打听的。而这个上官雨,毕竟不是传人,还需谨慎。”

    “我有数儿。不过他是能以朋友论交的。”

    “要是特殊文物调查局能助力,最好不过;但鬼眼门的事儿,又不能对官口透露。而你现在掺乎他们的事儿这么多,倒是可以多多留心,说不定能有什么新发现。”

    “他们肯定也知道鬼眼门的过往,但也必定不如咱们详细。至于鬼眼门秘藏,应该是毫不知情。这种事儿,暂时不可透露给他们,不过以后若有新的进展,可以灵活机动一些。”

    萧影捻动手指,微微的点头。

    余耀看了看萧影,“你说找我聊聊,本也不知我又了解了这么多情况,怕不是也有什么事情吧?”

    “没有就不能碰碰头么?”

    “当然能,若不是钟毓现在忙于瓷都那一摊子,我都想召集所有人碰碰头了”

    “确实有一个新的线索。和秘藏没关系,但和鬼眼门肯定是有关系的。”

    “噢?”

    “前些天,我整理曾祖父的遗物,有一个表盒是木质的,连同里面的怀表,本来就这么一直保存着。那天我打开之后,看到盒底受潮了,有点儿霉苔,便想清理烘干一下;许是时间久了,我一时用力又偏大,结果发现底板有些松动。研究之后,竟能取下来,有暗格!”